华体会平台|网页 097-38698452

票证时代

作者:华体会 时间:2022-08-05 00:13
本文摘要:刘郎闻莺2019年6月11日 大跃进之后,中国大陆就转入了票证时代。什么叫作票证时代,就是一个人不吃的穿着的用的全靠票证供应,没票证,你就寸步难行。票证时代就是贫困时代,在这个时代,物资十分短缺,生活水平正处于历史的最低点。

华体会

刘郎闻莺2019年6月11日 大跃进之后,中国大陆就转入了票证时代。什么叫作票证时代,就是一个人不吃的穿着的用的全靠票证供应,没票证,你就寸步难行。票证时代就是贫困时代,在这个时代,物资十分短缺,生活水平正处于历史的最低点。

古今中外,中国大陆的票证时代是一个最类似的时代,用我党的话来说,那也是一个具备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时代吧! 粮票,分成全国标准化粮票和各省市自治区的地方粮票两种,全国标准化粮票是可以在全国标准化的,有了它,你在中国大陆任何一个地方都会饿肚子的,各省市自治区的地方粮票就不能在本省市自治区流通用于。那时候,你要是有事出外,肚子饿了,无论你是睡觉还是不吃油条包子馒头或者是吃面条,都必需用粮票,一句话,凡是食品和副食品,你就必需用粮票,没粮票,你就不能饿肚子。什么人有粮票呢?城市户口的人才有粮票,城市户口的人有一个粮证,粮证规定,每个人一个月有25-40斤大米指标,他们可以用指标在粮店里外币粮票。

农村人是没粮票的,有门路的人可以用口粮谷通过关系外币到粮票,这样,就很大程度容许了农民的入城机会。农民无法入城,人口就无法流动一起,国家就是死气沉沉的,国家的经济也就无法飞速发展一起,这都是显而易见的道理。

不吃的方面除开粮票之外,还有肉票、鱼票、豆腐票之类的票证,也就是说,你要吃肉不吃鱼吃豆腐,就要有这些票证。那么一个人一年需要享有多少这样的票证呢?各地的标准也是有所不同的,大约在半斤到两斤平均这个水平上。那时候,商店里是没酒买的,农民也不许酿酒。

不吃的方面还有糖票,糖票没定量,大约是逢年过节每户人家放半斤票。我们村里一个叫庚午结巴的人,有一次他不吃中药想要卖一点糖漱口,营业员对他说道,要有糖票才能卖,庚午结巴没糖票,他就去找在公社里当官的侄子,侄子就来老大他买了半斤糖,庚午结巴然后拿着半斤糖对营业员说道,他是你的爸爸呀,那我就是你你你的爷爷。食油票,城里人有油票放,一个人一个月大约是一二两的样子,农民则没一两油票放,他们不吃油怎么解决问题,缴油菜籽了,生产队收益好的,一户人家能分出二三斤的样子。

如果一户人家一年杀死了一只猪,那么这只猪的板油和肠油就是这户人家一年的食用油了。但是,大多数的农户平均值两年能杀死一只猪就很不俗了,所以,农民大多数的时候是不吃的红锅菜,也就是不放油的菜。

盐票,那时候人们食用的是大粒子盐,就是这种盐,也是凭盐票供应的,数量往往过于,人们不吃的菜不是过深就是无盐。(经典心情随笔 ) 布票,那时候的布票派发标准是无论大人小孩,男人女人,做到体力劳动的和做到脑力劳动的都是一个标准,就是每个人一年一丈四尺。一丈四尺布能做到多少衣服呢?如果是成年人,它能做到一身单衣,或者能做到一件棉衣。

如果你是一个做体力劳动的人,那么,这么一点点布匹是远远不够用的。一件单衣服不能穿一年,一件棉衣算数你穿着十年,以十年为一个周期计算出来,十年时间,你可以获得十四丈布票,但是,你不会穿烂一件棉衣,十条单裤子,十条较短裤子,十件衬衫,十件罩衣,十双袜子,五件春秋衫,五件线裤,还要用烂两床被子,一床蚊帐,十条手巾,这些衣服被子蚊帐手巾袜子大体上要三十二丈布匹。也就是说,布票的发放量不能符合一个人一小半的必须。

男人就让说道,他一年可以有一半时间只穿着一条短裤遮羞,女人怎么办?那时候的女人在热天也是不穿长裤子的。农民的办法就是在自留地里种一点棉花,或者是用生产队里分来的棉花纺纱纺纱,如果家纺纱充足,那么他的布票就可以在黑市流动,也就有了地下的布票交易市场。

煤油票,那时候没电,农民灯光仅有靠煤油,一个农户家一个月大约有半斤煤油票,晚上,只要是月亮天,只要家里烧熬潲,就不必点灯的,因为半斤煤油照没法几夜。肥皂票,那时候,没洗衣粉卖也没香皂卖,即使有少量的洗衣粉和香皂卖,也是凭票供应的。

一般的人家用的就是洗衣皂,一个农户家一年能获得多少块肥皂票证呢?大约是一个月一块肥皂。那时候大多是五口之家七口之家,这么大的人家一块肥皂不能浸三五天,还有大多数的时间是没肥皂洗衣服的,那么,衣服干净了怎么办?农民有一个法子,那就是利用稻草灰洗衣服,它的效果也很好。煤票,那时候没液化气天然气,也没电,农民用来炊事的就是柴草,不定也有一点煤,这煤也是要票证的,一个农户家一年大约是100-200斤,还有许多年份是没一两煤票的。火柴票,那时候还没打火机,农民烧吃饭炒菜熬潲仅有靠火柴,而两分钱一合的火柴也是凭票供应的。

1975年,我的一个朋友招工入城去开火车,我们几个人商议卯了三元钱去卖一把热水瓶赠送给他做到纪念。那是一个大热天,我走遍了岳阳和城陵矶所有的商店,都没购买那把热水瓶,商店里是有货,但是营业员说道,那是陈列品,不卖的,除非你有票。

到了八十年代后期,生活有了一点起色,开始有缝纫机、自行车和电视机电冰箱买了,但是都要票证,这些票证就不是凭借人头数发了,平民百姓根本就没有获得过这些票证,而是谁有权谁就有票证,它们都被官家独占了,你如果想享有这些商品,就要用东西切断官家的关节。只不过,过去派发的票证相比之下好比这些,比如还有月经带票、大粪票、无我票等等,感叹有趣极了。尤其是城市里的人,什么都是要凭票证出售的,他们小心翼翼地过着紧巴巴的日子。

农民就更惨了,他们不能获得一部分的票证,还有许多物资与他们显然无缘,无法过下去的日子天天放在他们的面前。票证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月解散历史舞台的,也就是说,从这时候起,中国大陆的物资才开始挣脱短缺的尬尴境地。


本文关键词:票证,时代,刘郎闻,莺,2019年,6月,11日,大跃进,华体会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ldss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