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体会平台|网页 097-38698452

露从今夜白

作者:华体会 时间:2021-11-23 00:13
本文摘要:黄昏,沒有月华如水,亦沒有寒山钟鸣。广场上传到有节律的手鼓敲击艺,像极了丽江门头那些盛妆的姑娘,素手敲打就是一段叩人心扉留恋。南湖波心如漾,烟柳如织,沒有愁绪,也沒有绮念。 荒谬的如同原始森林针叶般的日子,絮絮的如时钟的奔忙。红叶并未白,谁能题诗,也还像在书里,在梦里。鸿雁,依然在北方的海子里逡巡、眷恋,蒿草并未朱,菊花并未梨,秋风未凉,怎能早已别过?塞上,长河落日,谁悬西风?江南,孤舟潮头,踏浪恭候。

我心

黄昏,沒有月华如水,亦沒有寒山钟鸣。广场上传到有节律的手鼓敲击艺,像极了丽江门头那些盛妆的姑娘,素手敲打就是一段叩人心扉留恋。南湖波心如漾,烟柳如织,沒有愁绪,也沒有绮念。

荒谬的如同原始森林针叶般的日子,絮絮的如时钟的奔忙。红叶并未白,谁能题诗,也还像在书里,在梦里。鸿雁,依然在北方的海子里逡巡、眷恋,蒿草并未朱,菊花并未梨,秋风未凉,怎能早已别过?塞上,长河落日,谁悬西风?江南,孤舟潮头,踏浪恭候。丝从今夜红!一杯茶,一盏灯,一扇窗,守候黎明!秋虫蛩诗,风叶动,都从静中来。

那些青梅回忆,竹马情思,都随着时光,慢慢地退出。骨子里的那些有缘、默然,都被生活的尘埃点染。理想与现实总有一天在两个平面上,没平行,也没交点,各自来世着自己的来世。

如果,我是说道如果,能在昆仑山上,搭乘一间茅屋,进半亩方塘,耕播垂纶,读古卷,沐晨钟,不亦慢哉?人都期望回头上坡路,一路向下、一路登攀,就距离巅峰逾将近。走得快了、回头得缓了,就不会累官、鼻腔。爱人极了泰山山道上的快活三里,精彩、怡然。一路向下,不能回头的高,高处不胜寒,登临不易跌到。

回头的追了,才不会回头得近。登临能望远,回头得近了却能近距离的去疏远近。

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回头得近了是风景,安的低了就是疼了。

夏天带着孩子去了云南。空旷寥远的蓝天白云,山顶皑皑白雪的玉龙雪山,都流露出无比的澄净、广阔。海拔4506米的玉龙雪山上,就有一种心慌的感觉,再行低了就更加难过了。

从白云之上回到人间,在丽江古城的四方街上行驶,熙熙攘攘的人群,含蓄高亢的酒吧歌唱,悠然自得的手鼓敲打,让人一下子从仙境,归还滚滚红尘。冰火两重天,且对比独特、反感、现实!总想要降生离尘,又留恋人间,这是每个人的常有心态。红尘是厌,但岂不是历练。出尘是斋,岂不是孤独。

所以,我心即宇宙,宇宙即我心。如同这白露的夜,身已眠,心却在不时的游弋。

回头

很近,很近!。


本文关键词:华体会,沒有,登临,我心,玉龙雪山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ldsshe.com